您所在的位置:首页>和记娱乐文化>文化>正文
日暮乡关何处是
───
发布时间:2017-09-21    文章来源: 和记娱乐晚报    作者: ■晶宇         【字体:

   八十年代有一首歌这样唱道: “我的家乡并不美, 低矮的草房苦涩的井水。一条时常干涸的小河, 依恋在小村周围。男人为你累弯了腰, 女人为你锁愁眉……” 。

  这首歌也是家乡过去的真实写照, 贫穷落后, 满目萧然。

  儿时, 家乡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 队长肥,会计胖, 保管吃成双脊梁, 村民个个干柴棒。这是农村大集体的形象比喻。队长, 会计, 保管, 作为生产队的资源管理者, 掌勺者私分大锅饭, 多吃多占, 社员们也是出工不出力, 消极怠工, 农村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1980年, 农村大集体解散了, 实行生产承包责任制, 分田分马分农具, 拆了棚圈分椽檩,凡是属于村集体的东西要么分了, 要么被村人偷走了。

  村外的那片树林, 密密匝匝, 夏天浓荫蔽日, 鸟鸣枝头; 冬天落叶满地, 藏风聚气。林间有一片枸杞树, 秋季, 我们呼朋引伴钻进去摘枸杞吃, 枸杞红红的, 甜甜的。冬天, 我们上学放学路过那片林地, 凛冽的西北风就停息了,密林挡住了风, 我们在林间可以避风。那是乡村最有诗意的地方, 却被大队支书伙同公社分管干部砍得一株不剩。那片枸杞树也不见了踪影, 被人连根刨走了。后来每路过那里, 我都禁不住满腹辛酸、 困惑。

  村集体的康拜因拖拉机, 播种机, 水泵,柴油机等全被村干部私自卖了。村官抓大的, 村民弄小的。村民把水利设施全破坏了,输水的胶皮管, 被村民横向割成一截一截的,然后纵向剖开, 做成马车上的囤围子。村里的学校也不能幸免, 围墙全被拆了, 村民用来垒自家的院墙了。属于集体的东西全成了打劫的对象。

  对于村干部毁林, 私卖拖拉机的不法行为, 大部分村民不闻不问明哲保身, 只有两个村民不屈不挠向上面投诉。

  1984年, 公社改乡, 父亲从一百里外的地方调回邻乡当乡干部, 我们举家离开了生我养我的村庄, 没有依恋与伤感, 有的只是喜悦与兴奋。

  没多久, 两个告状的村民找到父亲, 请求父亲写投诉材料, 父亲抽空为他们写下掷地有声的投诉书。我也以稚嫩的笔触给他们写了不少材料。经过几年的努力, 那个贪婪不法的村支书被撤了职, 而贪污的集体财产却追不回来了。那个被撤职的村官现在七十多岁了, 和儿子一起在包头收破烂, 过去作威作福的村霸成了灰头土脸的弱势一族。后来接连不断上了几任村官, 往往是善良的当不了几天, 厉害的却无法无天。乡里领导往往垂青厉害的村官。后来一位年轻一点的村霸当了村官, 重新把乡亲们辖制起来。海选的时候, 大部分村民乖乖地把票投给了他。因为不投他的票, 就会受到报复。那两位正直勇敢的村民又在不停地揭发这个村霸。

  父亲退休后在村里短暂住过一段时间, 与那二位老人并肩作战, 弹劾腐败村官。村人并不领情, 甚至颇有微词, 认为是没占了便宜才告状。把这些人称为告状专业户。母亲嫌麻烦, 硬拉着父亲去县城居住了。

  父母亲离开家乡, 牵挂少了, 回乡的次数更少。我常常悲愤地想, 父老乡亲, 是什么让你们是非不分?是什么让你们逆来顺受?就是那一点点可怜的利益吗?就是那一点点可怜的权势吗?

  江河流月, 近三十年岁月如烟云飘过, 倏忽间我

  已年过不惑, 几年来来来去去在境外境内几家报社当记者, 力所能及地为那些受冤屈者伸冤。家乡在我的印象中已日渐模糊。突然有一天, 家乡有一个村民打来电话,声音似曾熟悉, 对方报上名姓, 原来是家乡那个被 “誉” 为告状专业户的村民, 现在已经八十多岁了, 还在关注大伙的事情, 想让我以记者的身份解决点事情。

  事由是这样的: 外省取缔的高污染高耗能企业被家乡的父母官招商引资请了过来,县政府把地高价卖给了企业, 给农民却是低价。一亩赖地只有区区的二三百元, 好地一亩也就是五六千元。村干部在征地过程中大发横财, 配合镇里强行征地, 顺服惯了的村民敢怒而不敢言, 又是那两个可敬的村民带头反对低价征地。两个老者两次自费进京上访, 皆被遣送回来。现任村官贪渎, 赌博, 猎色, 坏事做尽, 村民的利益受到损害, 有所觉醒, 不再为虎作伥, 赞成两个老人的义举, 却都在观望。他们凡事不出头, 只希望别人为他们出头。有了好处, 他们会跟着得实惠, 并认为是理所应当的; 如果有了风险, 他们不会承担, 不会失去什么, 甚至还会无耻地说 “早就料到不顶事” 的风凉话, 然后和贪腐村干部去拉拢感情, 表忠心。

  为了这两位可敬的长者, 我回了一趟老家。村里已大变模样。过去的耕地, 现在是高耸的烟囱和林立的厂房, 滚滚的浓烟把天空染黄。征地几万亩, 大部分是基本农田。我见了县里的领导, 陈明乡亲的诉求。县领导说, 农民的住房和就业问题肯定会解决, 征地价格可以适当提高, 至于罢免贪腐村官则要真凭实据。村民的部分诉求得到解决。

  唉, 让老人奔走呼号其实是年轻人的悲哀与失职啊。我童年的发小们过去都伶牙俐齿, 朝气蓬勃, 现在却胆小怕事, 暮气沉沉, 如果村民都像他俩一样有正义感, 村里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前不久, 家乡引进的外地企业把我居住过的村庄征收了, 老屋也被拆了。

  一天晚上, 我路过家乡, 家乡的土地笼罩在一片茫茫烟雾中。

  我的家乡在哪里?在哪里?

  日暮乡关何处是, 怆然涕下泪沾襟。


分享到:
0
〖责任编辑:〗〖打印〗〖关闭
您可以对本条信息发表评论意见
您的姓名:* 联系方式:
您的邮箱:
您的意见:*
验 证 码:    
和记娱乐官方网站
Copyright(c)2010  和记娱乐承办
地址:和记娱乐市察哈尔西街2号 
电话:0474-8324250    邮编:012000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474-8324250
举报邮箱:wlcbxww@163.com
和记娱乐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